天青

心怀BE 温情脉脉

来来去去 互为过客

可能是刷老杨到中毒!居然梦到老杨了!
让我激动一个先!

剧情有点模糊了 人醒来之后对梦境的回忆总是流逝的太快了 生气

只能记一下几个关键点了
1.莱杨——老先我对不起你我明明拿你当正宫的. 莱是幼主 手底下一群心思各异的 地位岌岌可危的那种 老杨算是莱的老师吧 还兼职军师的那种 莱对老杨比较依恋 一开始拿他当父兄 后来……慢慢就变质了 但是谁都没发现 只以为幼主比较重视老杨 所以很多人把老杨当成绊脚石

2.be……老杨我对不起你……
因为幼主日益长大 两人在政见上渐渐有了分歧 在一次事务决策上老杨终于惹得莱大发雷霆(我想不起来是什么了哭泣 ) 群臣纷纷落井下石 莱盛怒之下把老杨下狱 然后自己出征去了 于是 趁病要命 几个大臣就把老杨给弄死了 齐格跑去救他 但是因为他只是侍卫 而且近期也被莱疏远 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死掉 然而老杨这人始终狡猾狡猾的……他知道杀他的人是矫诏 也知道他们会趁着莱不在杀他 他也知道等莱回来这些人都是死路一条 于是 他就很愉快的去死了(我的天我到底梦到了什么(´・ω・`)? 其实这对老杨不算be 只能算是莱的be吧……

然后服完毒还悄咪咪的安慰抱着他的齐格不要伤心 说他自己只是一个备份 还会回来的
但是齐格却知道就算回来也不是这个老杨了 然后他就哭了

3.如魔似幻——齐格和老杨……好像都是机器人……(捂脸 宽袍大袖的冷兵器时代出现机器人 好吧 这是梦啊……)只有他俩知道自己的身份 别人都不知道.所以老杨一直有种玩世不恭的漫不经心 包括与莱反目被大臣陷害毒杀都不过像是在完成一个“拱扶幼主大权在握”游戏任务攻略一般 对莱的小心思他就更没注意过了(所以说是be……一头热还误以为对方是因为自己而死这对莱是妥妥的be)


然后我就醒了……

然后我想骂人!好歹给个结局再醒啊!

(我还想看莱回窝之后狗血的天子一怒呢!我还想看老杨带着齐格远走高飞呢!卧槽我是不是中毒了脑子瓦特了😂😂😂😂 然而梦里的齐格真是乖巧的犹如尤里安 捂脸)


想了想 因为太魔幻了 还是打个老杨的tag吧
(老先我保证下次梦到你俩he 遁走)

今天看了歧途11 看到里面莱皇怼干冰那段真是太酣畅淋漓了!
干冰本质上跟鲁道夫没什么区别!
真想看到有太太在写文的时候来上这么一句“终于变成自己最痛恨的人 ,你也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对付干冰这种人 正确的打击方式只有完全的打碎他的信念这一条 别的比如肉体消灭 不过是成全他的殉道情节而已

他最大的错误就是以为自己可以打造完美
事实证明没有人可以做到
人类创造了无所不能的上帝
然而无所不能的上帝不能创造他搬不起来的石头

奥贝却妄想自己可以
并且为此将一切视为棋子
然而人怎么会是棋子呢
人是人 棋子是棋子
一个有思想的活物
一个无思想的死物

奥贝最狂妄的地方终于他无视人有思想




确认完毕:
今天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蛇精病本病当家
该病要放飞自我了

我只想说我为什么那么手贱要更新老福特😒

突然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
明明罗严塔尔最后也挂了,但我对罗米这个cp有着天然的he感!
难道是因为大米太阳光?

尽管……有着以上印象的我没有吃过任何一篇罗米……想想也挺喜感的

我觉得我好像能理解昨天那两只风度全无的骂街了
看到幺蛾子挑事真是佛系不能
然而 想着银英的一干毒舌党
还是要毒舌不要骂街吧


不不不 还是拉黑省心

一直以为身在北极圈可以避开粉丝掐架
结果发现其实可能不能归入北极圈
双方当事人的言辞……
让我这个没见识过掐架大乱斗的人真是……一言难尽
老实说我本来以为银英的粉基本素质应该是有的
粉帝国的能想象ta去骂大街么(这种行为跟莱皇的形象真是十万八千里)
粉同盟的能想象ta去骂作者么(老杨代表的民zhu理念教你干这种事?)
然后居然上升到杨粉护短……
emmmm 我简直乐了 粉的是莱皇的帝国还是鲁道夫的帝国啊?
真是反感几个人吵吵然后地图炮整个群体的行为
喜欢原著的去看书 喜欢ova的去看ova 吐槽dnt的也请尽情吐槽(别带脏就OK)
我一直认为 在不侮辱他人的前提下 想怎样都是自己的自由

尊重原著 尊重作者
默默看文 给认真产粮的太太认真回复
一个普通粉的操守

最后:粉丝掐架真是我见过的特无聊纯属浪费精力的事啦(认真讨论不在此列 唔 想到侯汉廷跟曹科长讲道理 曹科长对他搞人参的事了 )


再废话一下:银英的粉丝群好像还没有成立什么系统组织吧 清理门户什么的……连门户都没有清理又从何谈起 挺多就是做到拉黑那几个人而已吧 

世界真小 哈哈哈哈
居然悄咪咪抓到一个在wb上关注很久的太太

呐呐
这世上的人多如繁星
而正好可以找到一些跟自己喜欢热爱同一样事物的人 真是太幸运了

好吧今天是那个什么什么的日子
昨天歇斯底里了一番 现在情绪总算是得以稳定下来了
老实说现在总有种磕同人当致幻剂的感觉 虽然昨天的爆发也是因为实在忍不住正视到这个事实
看着他被击中 因为失血过多瘫坐在地上 还不断的跟亲友道歉 眼泪又掉下来了

难以排解的悲伤

正如菲列特利加后来幻想过的那样 那种风过庭廊 躺在椅子上安然入睡的最后才是他应有的离开 然而怎么就断在这里了呢?去了没有没有红茶酒书的地方 没有尤里安没有菲列特利加没有十三舰队的地方

那个时候多希望他再说一句 再睡两分钟——然后就会醒过来

这个并不强壮的人 以一己之身抗下所有寄托的人 再也没有醒过来




唉 那个男人的死
遭受打击的又何止是我呢
看到别人截图莱皇收到杨的死讯的片段
知道的明白这是失去了最后的精神支柱
不知道的 还以为是死了老婆(好吧其实这句才是我想说的)

在莱皇的生命里 出现过三个角色
亲人
友人
对手
贯穿连接了他整个的人生
然而友人最早逝去 亲人也随之远离
现在 最后的对手 也已经不在这个宇宙中
一瞬间 他也成为了过去的人
至于未来 你们各显神通吧
朕已经完成了使命

喵的我明明是悲痛于魔术师的死 怎么又把那家伙给拉上了
这是连悲痛也要成双成对来以毒攻毒么

有史以来情绪波动最大的忌日